广东爱情故事

有时候,我觉得只有快手才能出这种歌曲。

略显平白的作词,稍显混乱的布局,不明所以的念白,吐字还有些奇怪……

再配上那张仿佛影楼二十块钱的封面,

所以它才那么好听。

流行歌手、选秀歌手或者金牌制作人包装的歌手,都唱不出这样的歌。

他们都是音乐诗人、音乐才子,唱的歌我越来越不明白,堆砌了一大堆我见都没见过的词语,还妄想让你感同身受,代入情绪。我对着歌词,摸不着头脑,给我钱我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赞美。

但这首歌,词汇量初中水平就能创作——但学生绝对创作不出来——他却让我太有感触。

中国只有不足10%的大学生,剩下的90%的都是没有步入高等学府的非大学生。

他们的生活里没有星巴克,没有风投与ABC轮,更没有比特币与Hermes。

他们甚至都不关心北上广的高房价,再怎么涨,与他们又何关,他们最终要回到自己的故土生活,消失在那些精英的视线里。

如果是知名歌手来唱,“就算最后一无所有,也无所畏惧”。我一个标点符号也不信,虚伪,做作。但他唱,我信,甚至羡慕这种潇洒的生活态度。

他们就在钢铁森林里漂泊,生活全是苦,唯一能找个乐子的快手,还要被精英嘲笑是“三俗”。

他们的眼界有限,可没听说过什么一年暴涨80倍的投资,只知道慢慢熬,熬过了那些苦,就有甜。只是有些苦,太苦了。

送的快递,丢包了,一个月白干了;谈的业务,客户跑了,从自己工资扣;借出去的钱,债主跑了,好几年都白干了;送的外卖,迟了两分钟,被人劈头盖脸骂,都不知道哪里诉苦……

所以他们的歌,明明唱的是情歌,全是漂泊的无奈,失去的唏嘘。

明明一首情歌,我恍恍惚以为是Beyond还魂唱《光辉岁月》。也许黄家驹也是从香港市井混起,所以他们有一些很难描述的共同点。

要是那段人生中,有一个人带来了一点温热与幸福,那就是五十年,八十年,都甘愿想起的。

那和大学生动辄诅咒前任XX不同,他们是一起坚持患难过,一起为难以预料的明天努力。我们也称之为,“相互扶持”。

那是未经人事的学生难以理解的,在厂房,在廉租房,在二手烟周围,在东莞的汽车站,在广东告别的火车站,两个人,没有钱,只有睁着眼睛做梦。

互相给对方借钱过日子,吃快餐都要斤斤计较,厂里发不出工资牙咬碎了也没脸向家里要钱,只有两个人,没有钱,甚至没有梦。

就连分手原因都那么生活化,因为重男轻女,因为给不起两万块钱彩礼,因为厂里的效益不行了找不到活儿干就这么散了。

最后一晃眼,老了,在老家,搬着凳子,说:我操他妈,我真的好怀念广东那十年啊。

那里有TVB,有刘德华,有浩南哥和山鸡哥,有天佑哥和他的喊麦,有操着粤语的老板,还有当年和我一起的好姑娘。

这些生活,才是好歌,站在窗外,才会想起错过的好姑娘。

快手里有跳社会摇的土嗨,也有生活中摸爬滚打的老哥,他们来自生活,用他们的角度诉说他们眼中的生活,那才是大部分人真正的生活。

搞了半天,艺术还是来源于生活,不来自字典和成语接龙。快手老哥才是最懂这个的,没走进生活你谈什么生活,没吃过苦你谈什么艺术创作。

生活它,对绝大部分人,不在中关村,没有PHP,没有区块链,也不存在什么think different。

东莞昏暗的路灯下,在寒冬小吃摊旁,有几年或十年的漂泊岁月,和错过的好姑娘,我好钟意你啊。

普通话部分是目前自己生活的唏嘘,不熟练的粤语来自广东漂泊岁月的怀念。两段岁月矛盾的交叉在一起。

再加上有点模仿张国荣的粤语唱腔。

你说,这能不好听吗。

如果说,《我终于失去了你》是你们的歌,《追光者》是学生的歌,那这首《广东十年爱情故事》,就是他们的歌。

思维

数字化转型,别在产品策略上再次错过趋势

2020-9-24 19:09:12

思维

从张小龙90分钟演讲,看微信下一个十年

2021-1-20 6:52:2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