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策四个要素性格、环境、思维和知识

决策四个要素性格、环境、思维和知识
网络上有一个许家印打篮球的视频,许家印带领的高管团队对阵员工团队,最后高管团队以45:44取胜,许老板怒砍30分,获得比赛的MVP。

在我们普通人看来,这个拍马屁篮球赛太水了,高管队总是让许老板投篮,投不进去再投,员工队也不防守,不多进球,总是故意被高管队压制。整个篮球赛完全是为了拍许老板马屁,幼稚可笑,就像你带幼童打球故意输给他一样。假如是一般人,不会觉得这种比赛是一种享受,而是太没有意思了。但许老板不是一般人,是特殊人才。

我完全没有嘲笑许老板的意思,他能干那么大的事业,当过中国首富,一定是有大本事的人,有远超常人的过人之处。

我非常尊重任何失败、大败的企业家,他们曾经的成功过就足以说明有超越常人许多之处,干任何事情都是很难的,有过大成功就是英雄。

成功了,又失败了,大大小小的案例非常多,有像许老板、贾会计这种全国知名案例,很早之前,我就详细看了吴晓波的成名作,两本《大败局》写了19个案例。我们每个人身边也可能有一些熟人,他们没有很高的知名度,小有所成,然后又失败归零。

败局必然是建立在成功过的基础上的,只有盖起来的楼才会倒掉。成功又失败给我们研究战略问题提供了绝佳的案例,就像打开了一个黑盒才能看清里面的构造一样。

这些人失败的原因大抵也是当初成功的原因,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我们移花接木,脱离“萧何”这个具体的人,换一个抽象的词代替萧何,换什么合适呢?

性格

我觉得把“萧何”换成“性格”是比较恰当的,成也性格,败也性格。

由于决策是面向不可知的未来的,从逻辑上看,你无法建立在未知上进行推理。古代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常常求助于占卜。现代已经证明占卜毫无意义,在各种推演、利弊分析之后,最终靠什么做出选择和决策呢?

我觉得就是性格。“性格决定命运”,据说这句话最早是赫拉克利特说的,他还有一个金句——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十分朴素,又具有穿透力,也许某个田野的老农也可以发现,不需要赫拉克利特。

狗尾续貂,我拆解一下这句话,性格决定选择,选择决定命运。因为决策、战略主要是选择问题,性格是做出最终选择的决定性因素。

性格这个词的内涵太丰富了,可以进一步拆解成很多方面,大胆、保守、轻信、多疑、稳重、急躁、理性、感性、果断、优柔寡断、胆量等等。还有一些我暂时想不起来的影响选择的重要性格。

当我们说性格的时候,是在说那些先天的、不容易改变的意识形态和行为的倾向性。心理学对此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却没有得出简洁普适的答案。

我提供的洞察有两个方面,第一,性格固然是天生的,也是可以训练改造的。读书貌似会让人沉淀一些不利于行动和性格,前文说的,秀才造反,三年不动,还有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为读书人。读书给人一种谋求确定性和推演的气质,殊不知很多东西没有确定性,无法推演。军旅生涯貌似可以增强行动力,组织纪律性。2021年末,荣耀手机从华为分离,任正非送别讲话中有一句“我们曾经十数年的相处,我们近似严苛的管理,将你们一批天真浪漫年轻的小知识分子改造成能艰苦奋斗的战士。”企业实践也确实改造了许多人的性格。性格也大体上和人的其它天赋类似,天赋很重要,训练也有作用。一般人往死里训练也不可能接近苏炳添,但总归会快一些。问题是,人们摸透训练跑步的方法容易,对于如何训练性格还是蒙昧时期。

第二,性格是单向的。许老板打篮球,喜欢众星捧月,哪怕明显是虚假的,貌似这是一种失败的性格,其实不然,我发现太多老板都喜欢众星捧月,做皇帝的感觉。这很可能是成功之道的一部分。做出战略决策、选择,统一意志是十分困难的,许多多种手段并举才能勉力为之,这些手段包括组织赋予的权力、个人权威的认同,以及自神之术、不许反对者发声等等。即使强如亚历山大大帝也要多种措施并举。巴菲特说炒股要别人贪婪时恐惧,别人恐惧时贪婪,这是很难做到的,要么贪婪,要么恐惧。拥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性格可以作为一个原则和纪律,对自己进行一定程度的约束和驯化,要完全做到是不可能的。观察那些历史人物,你身边的人,你自己,就会发现单向的性格此事有利,彼事有害。

未来也有可能逐渐摸清楚如何训练性格,现在对人潜力的开发已经远远领先于过去,达芬奇有过人的智力和想象力,可是他那个时代科学还处于萌芽前期,他就没有实质性的科技成就。古代的某个诗人可能是个数学家、科学家,可是那个时代只能摆弄几个无关紧要的文字。

环境

中国许多行业呈现出一种集群现象,义乌的小商品、莆田运动鞋、桐庐快递帮、中山古镇灯具等等太多了。

迈克尔波特厚厚的《国家竞争优势》中把解读产业集群现象作为一个重点进行研究,发明了所谓“钻石模型”的说法。

中国的产业集群中有一种分散集群现象,他们源自于一个地方,并不在一个地方生产,而是在全国各地服务。青海华隆的兰州拉面、江西瑞昌的掏下水道行业、莆田医院也分布在全国各地。

分散集群服务行业没有资源集中、没有多少人才流动等要素,形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更容易简单的解释成决策的原因。无论是对专业性要求较高的医院行业,还是对专业性要求较低的餐馆、运营复印机,许多行业都形成了起源于同一地区,遍布全国的现象。具体成因就是一个跟一个学,人们更习惯于像同乡、身边的人学习。

这种学习不不是手把手的教,或者在一个地方打工学习,然后再分蘖。实际上,主要模式就是决策——行动。

从行动到行动的学习,中间不经过理论抽象或者语音描述。这是人类学习行为的秘密,人们对此熟视无睹。这是动物界最普遍的学习模式,小老虎跟它妈学习狩猎,是行动到行动的,小猴子跟它妈学社交也是行动到行动的。人类在发明语言之前的学习也是行动到行动的。

人类发明了语言之后,语言成为一种高效的工具,它不仅能够表达具体事物,它还可以描述抽象事物,人们通过语言进行学习是如此的普遍,以至于忘记了从行动到行动也是一种主要的学习模式,它绝不仅仅限于动作类形体训练,在企业行动、经济决策中,也可以观察到许多从行动到行动的学习。

实际上语言也有明显的弱点,就是它无法准确的描述一件事物。信息学说任何一种物品、一件事物都包含了无限的信息,一个典型的例证是高考时1000万人写一个命题作文,也绝不会有两篇重样的,就算是再扩大多少倍也不会有重样的,也就是说信息无限根本不可能收敛。我们不去钻学术上或者哲学意义的牛角尖,一般而言,描述事实容易准确,而对事实的解读经常千奇百怪。李世民发动了玄武门之变,这是没有疑问的事实,至于他为啥要发动玄武门之变解读就太多了。

由于行动比语言聪明,如果你的邻居开个小卖部或者到异地开个小饭馆生意还可以,一般人们是解读一下邻居的成功案例,还是仿效他呢?另外一方面,分析、解读是不会造成后果的,仿效者则很有可能也成功开了一家小卖部。这就是经济问题的真相。

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的思想实验,人们在决策、选择、行动的模式中,受到书本或者培训影响大还是受到他周边人经历的影响大?人们是直接模仿周边的成功案例的还是看报告找商机的?相信你已经有了答案,就是经济行为来源于书本的情况并不是很多,大部分是来自于实践以及周边所见,这些东西无需总结即可被学。

我把环境因素对战略、决策的影响排在第二位,因为它确实十分普遍。北方人、南方人、许多有特色的省份都有不同的环境,然后养成了不同的决策模式、选择习惯,从而导致统计意义上的差别。

思维方式

一个很傻的有关卖鞋子的故事说有两个人派到某地买鞋,某甲一看那个地方都不穿鞋,很沮丧,回来说那地方没法卖鞋,因为大家都不穿鞋。某乙则认为那个地方潜力巨大,大家都不穿鞋,要是让他们穿上鞋,多大的市场潜力啊。

这个故事过于简陋,关键是经常被错误的解读,认为某乙比某甲更正确。各有各的道理和优势,要视情况而定。未来不可知的基本假设,它的推论是绝没有普遍适用的答案,如果有人说有简单普适的原则,一定是骗人的。如果你认为某乙正确,现在满大街的人都不戴帽子,那为啥没有人去搞定这个大蓝海,大生意呢?

我们只是说思维方式是构成战略选择的重要因素,不同的思维方式会导致不同的选择。有人主要看现在的需求,发现到处都是满满当当的竞争,要么很难下手,要么冲进红海中拼搏;有人设想未来的需求,开创蓝海,但也可能是一系列连续的大坑。

知识

影响战略的最后一项主要因素是知识。影响战略决策的四个要素的作用是依次降低的,但从可获得性和可改变性上讲,则是依次升高的。

由于知识对战略决策的影响最低,所以,我们看到知识丰裕程度和商业成功之间没有显著的正相关关系。有人说广东老板大多数都是没有文化的大老粗,如果你读书多,在广东基本上就废了。知识有时与胆量成分比,在未知世界中,哪个更有优势还真不好说。

我们不能否定有些知识确实有增加决策正确率的作用,不然这本书也就没有必要写了。影响战略决策的知识有比较通用规律的总结,也有行业经验的沉淀。

“定位思想”就是一个被很多人接纳的通用规律,相当多的经济体在定位思想指导下,聚焦于一个细分市场,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行业沉淀的经验则随处都是,在老东家辞职创业还从事原来熟悉的行当是一种普遍现象;企业经常花大价钱挖具有行业经验的人也是一种普遍现象。这说明行业知识的价值已经被社会普遍认可。

知识在决策中的地位排名最后,这说明知识在战略决策中无法获得核心地位,商学院无法培养企业家,文学专业和成为作家的关系也不大。但知识的可获得性可积累性最好,因此,优秀的企业都普遍重视知识的作用,知识具有操作意义上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画图纸、写代码、搞设计等等都属于这一类知识。其实,知识在战略决策中的作用也是有巨大开发潜力的。

华为在开发知识的决策价值方面也算做的最好的企业了。“坚持向一切先进的学习,包括向自己不喜欢的人学习。”这是任正非2021年末送别荣耀团队讲话中的一句话。事实上华为也确实是这么做的,2008年末,华为出售终端部门未果,2009年,10年很多公司文件提到要向中兴学习做手机,当时华为手机是不如中兴的,学苹果、学三星过于遥远。就像考三本的水平学习清北学霸并不合适一样。

华为的很多学习是真学真做,战略决策即是大方向的选择,也由许多细节决策构成。做手机是一个大选择,下面有怎么销售,销售下面有如何开店、如何做市场活动,如何建立代理体系,如何经营存量客户等,挖来各个层次具有行业知识的人皆可为我所用。“穿上红舞鞋”,“不允许童子戏师”,“先僵化、后优化”等华为很多人接受的原则转化成了具体的落实办法,华为就像学会了吸星大法一样,很快就能从学渣变成学霸。

很多公司也挖华为人学习,要么不得要领,要么华为人根本活不下来,与学习书本知识有成熟的方案相比,学习商业知识的方法还远远没有开发成熟。由于体系不成熟,知识相当分散和具有多样性,这是商业的烦恼,也是商业的魅力。

思维

技术管理进阶——精要主义设计人生

2022-1-6 13:15:58

思维

华为高管上班摸鱼,我说说职场中的几个真相

2022-4-24 18:17:4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