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版中国式“战疫”

真实版中国式“战疫”
我向来崇敬医生这个职业,因为在中国,他们面对的不仅仅是来自自然界疾病的挑战,更多的则是来自公众的愚昧。

因为愚昧,他们会认为把病人送进医院便可万事大吉,人畜平安。

而当现代医学束手无策的事实摆在面前时,他们往往又会歇斯底里。于是会有恐慌,于是会有针对医生的暴力,于是也会有求仙拜佛,猛吃双黄连。

也正因为如此,当湖北遭遇此番疫情时,原本就脆弱无比的中国医疗体系更是成为了最大的牺牲者。无数抗战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向病毒发起了自杀式的抵抗和冲锋,而我们的公众仍旧是像往常一样,或者在恐慌中尝试抓住一切救命稻草,或者在混杂的信息中尝试自我感动。而我们的媒体,依然还是那副烂泥扶不上墙的调调,沉迷于传谣和辟谣间的一时爆红。

愚昧,才是中国“战疫”的最大敌人。

病毒,是人类现代医学目前仍然无法逾越的障碍。无论是艾滋,乙肝,还是SARS,MERS,或者今天的新型冠状病毒。人们从没有战胜过它们中的任何一个或是其他任何一种。数千万年来,人类能从病毒肆虐的地球上幸存下来,并不是人类医学有多么牛逼,而只是因为自然界放过了我们。

即便我们日常生活中最最常见,最最普通的感冒病毒,现代医学依然束手无策。

我们所谓的“治好了”某种病毒性疾病,要么是“限制了”病毒的发病,要么是“限制了”病毒的传播。我们需要知道的是,我们在现代医学出现的这几百年来,从未消灭过病毒。

能战胜病毒的,只有我们神奇的身体。

这句话翻译成公众能听懂的话就是,“你能在病毒感染下活下来,并不是因为什么药物起了作用,而是你的身体免疫系统战胜了病毒。”

在你身体和病毒的抗争过程中,现代医学能起到作用的是,让你在高热、器官衰竭等症状中支撑下来,让你活到你的身体能战胜病毒的那一刻。

你在市面上买到的所有感冒药,都只是缓解你的感冒症状。通过某种反正讲了你们也不会明白的原理,让你不再头昏脑胀,不再四肢乏力,不再鼻塞。那并不是药物治好了你的感冒,那只是通过药物让你觉得治好了你的感冒。

这也是为什么钟南山在讲话中强调,在抗病毒的战役中不仅仅要传染科学的医生,更多需要的是重症医学医生。

活下去,才是赢的关键所在。

用公众都能听懂的话来说就是:“遭了病毒,那就看命了。身体好的就能挺过去,身体不好的就挂了“。

因为不懂病毒,不懂传染医学,不懂病毒发病原理。所以这一次当公众面对爆发性病毒传染疫情时,才会显得如此恐慌。有时我甚至想,如果把这次的疫情改成“新型流感”,也许公众可能就不会像今天这么重视这次疫情了。

公众不懂,媒体也同样不懂。

作为信息的传递者,中国媒体所展现出来的低素质再一次验证了我对国内媒体的一贯认知。

因为无知,所以中国的媒体特别“擅长”提问题。

每当出现突发事件,中国的媒体往往都是最“痛心疾首“的一群。似乎他们一直都活在所谓的新闻理想中,自以为是”良心“和”真实“的代言人,花费大量的时间去问一些蠢问题,占用宝贵的时间资源。一旦采访受阻,又可以顺道叫叫苦,卖卖乖。

在这次的疫情发展过程中,在我观察,除了丁香医生这种极个别的专业媒体展示出了媒体的责任感和专业性之外,几乎所有的社会新闻类媒体都没有展现出一家媒体所该承担的社会责任感。

他们甚至连阐述基本的事实的能力都没有,甚至愚昧到和公众一样在盼着神药降临……

读到这些文章的时候,我甚至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这种新型病毒的出现,对于中国来说,可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

说不幸,是因为它的传染性足够强,致死率高到了无法忽视的水平,逼迫所有中国人都重新认识了一次传染病。因此而产生了大量的社会成本,无数人的人生可能会因此而改变。

说大幸,是因为这个病毒并没有公众想象中那般可怕,并不会对中国产生伤筋动骨的伤害。

面对这样的病毒疫情,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媒体,原本应该向公众第一时间传达科学的病毒防御知识,让公众心态稳定,秩序稳定的进入疫情防御状态。

然而并没有。

在疫情发展初期,我满眼看到的都是“爆发”。

“爆发”这两个字确实夺目。让人无法不点进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中国媒体吹嘘自己的新闻理想时往往对阐述事实有着莫名的偏执。以至于他们甚至认为,”阐述事实“才是媒体存在的”唯一意义“。

只不过他们阐述的,往往只是耸人听闻的那一部分事实,正是因为耸人听闻,也正好让愚昧的公众更加愚昧。

也正是因为媒体的愚昧和偏执,中国脆弱的医疗体系面对疫情的难度又再次提高了两个级别。

因为恐慌,公众开始囤积口罩。

因为囤积口罩,所以医疗体系的口罩会短缺。

然后愚昧的中国媒体又开始发问“为什么没有口罩?“

这种愚昧的问题从中国的媒体嘴里问出来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中国公立医疗体系的采购流程相当严格和复杂。在平时没有爆发性疫情时,中国医疗体系根本没有多余的资金去储备应急物资。作为二类医用产品,一次性口罩是有保质期的。在没有疫情的情况下,储备几亿口罩和烧钱没什么太大区别。更不用说全身防护服这种让公众看起来就觉得恐慌的战略物资了。

没有采购,自然也就没有生产。和任何一种商品一样,中国的口罩生产能力一直都是按照消费量平衡的。好在中国的人力成本和生产效率有保障,全球大部分口罩都是由中国生产,所以尽管遭遇了爆发性疫情,凭借中国政府的高执行力,依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障需求。

但是,这种保障是有时间差的。不同类型的口罩的生产能力也是有差别的。

对于一线医疗人员,他们需要的是最高等级的防护口罩,也就是所谓的N95或者KN95型。这种口罩平日里只有医院和生化实验室才会用得到。因为销量有限,口罩生产企业才会通过社会渠道也出售这种口罩,但消费量远远比不上医疗系统。

而对于普通公众,正常的预防病毒,只需要常规的医用一次性口罩。而这种口罩则是非常容易大量生产的产品,也是医院在日常作业中最常使用的产品,生产量相当巨大。但是这种口罩在高传染性病毒面前,对高接触风险人群的保护不够,因此对这次对抗疫情的医护人员来说并不够。因此在第一时间,医疗系统出现口罩短缺是可以理解的。

正常的操作下,国家医疗体系可以快速动员,将社会渠道上的高等级防护口罩采购回来满足医疗需求。但是当他们意识到需要动员的时候,发现高等级防护口罩已经被恐慌的公众们一扫而空了。

国家可以调配吗?

当然可以,然而疫情已经爆发了,北京要不要储备?上海要不要储备?大家分一分,还剩几个?

为什么没口罩?

因为平日里不戴口罩的中国人把最好的口罩都买走了。

他们咋知道啥是最好的口罩?

因为中国媒体很尽责的告诉他们,N95或是KN95的口罩是最好的。

如果中国和日本一样,有全民戴口罩的习惯也就罢了,市场供应中会有相当的存量口罩可供调配。

然而我们的公众并没有这个习惯,于是一旦发生爆发性疫情,没有口罩简直就是天经地义。

这么简单的问题,用膝盖想一想就能明白的道理,几乎所有的中国媒体都没想过,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只会不断地问“为什么没口罩?“,”为什么一线医务人员的物资不能保障”?

武汉为什么没有口罩,你们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

让公众培养起戴口罩的习惯不正是媒体应该做的吗?现在想起来没口罩了?早几十年特么干嘛了?

因为没口罩,因为媒体不断地问“为什么没口罩”,公众对于中国战略物资的供给能力再次产生了深刻的怀疑和恐慌。

这下好嘞,别说高等级防护口罩了,连普通医用口罩都给你抢空。

我真的不明白,你老老实实在家里呆几天,出门戴口罩丢个垃圾买个菜,一个月下来能用掉几个口罩?你屯个几百上千个口罩有什么用?你一边在家里屯那么多2年过期的口罩,一边撸着手机敲着键盘问为什么一线医务人员没口罩?

这真算得上是中国式“抗疫”的经典一幕了。

病毒的传播,尤其是高传染性的空气传播的病毒,想要防御的最好方法就是隔离。但是即便如此,隔离的成本并不是简单地家里呆几天这么简单。

在病毒爆发初期,如果进行有效的宣导和干预,病毒的扩散当然不会像今天这么快。然而我们的公共卫生体系先天不足,而病毒爆发的核心地点,是社会底层人员流动性最高的海鲜市场。出于种种原因,我们的初期疫情防控做得并不扎实。因此,在面对社会成本决策时,地方政府不够果断,能力不足的弱点就暴露了出来。

于是我们便看到了一群“有思考能力”的媒体又开始提问了:“为啥不早早把武汉封城?”为什么不早一些把湖北封锁?

这个问题提出来就像当年的傻逼会问“为啥皇帝老儿不用金锄头耕田”是一样的。

封城意味着什么,各位想必现在已经看到了个大概。

封城带来的社会损失你们随便想一想就知道那是以万亿计算的成本。

旅游、餐饮、零售、物流、工业、农业、服务业,但凡是和人相关的产业都会受到毁灭性打击。一个省、一个市,几十年来攒下的家底,可能就会因为这一次封城倾家荡产。

也许有人会说,牺牲湖北一个省,保全全国其他省市不受病毒影响不是很好吗?

会提这样问题的人,根本就没资格提这个问题。

他们根本不理解人性的可怕,不理解社会的复杂性。

疫情爆发,武汉因为没有足够的医疗条件,出现了大量的人跑到外省市避难求医。也同时带来了病毒的大范围扩散。

这是人性。是现实。

如果武汉或者湖北省的工商业、生产制造业、服务业全部停滞而其他省市依然歌舞升平,你作为湖北人不想立刻逃出去混一口饭吃?

如果武汉封城,大量失业的武汉人因为吃不上饭而要强行冲出去求一口饭吃,你是准备让军队把武汉城围了吗?

抗病毒,抗疫情并不是一个市一个省的事情。它是全人类的责任。武汉的封城,也是在最极端的情况下采取的最无可奈何的选择。

然而更加可笑的是,中国的媒体和公众,在武汉封城之后又开始制造新的恐慌。

“武汉都封了!情况怎样我就不说了!“

一口的言之凿凿,就好像他能说出来什么似的。然后一扭头,他就转过来问:“为什么北京不封城?为什么上海不封城?为什么深圳广州不封城?“

我真的不想笑,真的。

中国在病毒防治和公众疫情处理上是有绝对经验的。这一点从武汉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神速建设中就能看出来。可以说放在世界范围内,中国政府,中国CDC的能力和执行力都不差。WHO给予中国政府和中国CDC的高度评价也不仅仅是嘴上说说而已,他们是真心服气的。换做任何一个其他国家,如果出现此类疫情,想必现在全世界都已经蔓延开来了。

拥有如此强大的技术能力支持,还能让中国的公众如此恐慌,这一功必须记在中国所有媒体人的头上。直到今天,中国媒体在疫情面前的关注点居然还停留在“要让信息透明“这一点上,真的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透明的信息你们就看得懂了?

我从不否认信息透明的重要性。在这次疫情中,地方政府治理能力的缺失,地方疾控中心的迟钝,专业机构的漏洞和武汉红十字会的无能,都是信息透明所暴露出来的问题。

暴露这些问题并不是信息透明的结果,这就像一杯水摆在面前,你不能总是讲我们需要一个透明的杯子。

公众需要的,是媒体把水净化的能力和素质。

而当我们拿这个责任去要求媒体时,出于某种解释不明白的原因,这些媒体又莫名其妙地怂了。然后依然听他们在喊“我们需要透明的杯子!“

你们真正需要的是多读书,尤其是多读点自然科学领域的书。

一套《十万个为什么》推荐给中国所有媒体人,少当几次傻逼,不丢人。

中国媒体人多数都是新闻科班出身,不重视自然科学不足为奇。然而即便是面对社会科学,中国媒体人所展现出的分析能力也非常令人担忧。

前几日,一些外国政府表态愿意向中国提供支持,一家日本企业还捐赠了相当数量的口罩和医疗防护用品。

从道义上说,我们应该感谢他们,从文化交流和国际关系层面,我们欢迎这样的善意。

然而这几天,一些傻逼媒体又开始炒作中国政府未向美国政府提出援助申请,没有让美国的医疗团队来参与抵抗疫情。以此质疑中国政府是不是没有尽全力。

每当看到这种傻逼文章,我都想直接举报。

公众并不明白,即便让美国医疗团队进驻中国,如果不带任何生命支持设备,他们能做的事情也就最多是参与检疫和数据分析。而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他们来做。

从国防安全战略角度来说,让国际医疗团队直接参与到国家级系统性的病毒防疫工作中来,只是单纯的给他们提供一次免费学习的机会。让他们通过中国人的疫情,用中国人的生命,花费中国医疗体系成本获取第一手资料。同时,如果对方居心叵测,通过这些资料寻找到中国生化防控体系的漏洞,这将对我国生化防御体系产生致命威胁。这与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的救援和防控完全不同,能不能引进国际医疗团队是一件关乎到中国命运的事情,必须慎之又慎。

如果美国人愿意提供协助,为什么他们不送几台生命支持设备,送几箱口罩过来,反倒是要派人过来呢?

派人过来有个屌用?

说到底,这次的疫情并没有想象中那般严重。以中国公共卫生体系小米加步枪的底子和中国医护工作者敢死队般的坚强意志依然可以控制得住。中国需要的仅仅是稳定和时间。

任何天灾,任何人祸,在稳定的社会体系下都可以通过时间来弥补。而这一次的疫情,对中国来说是一次考验,也同样是一次机遇。

通过这次疫情,如果中国政府能意识到中国公共卫生体系先天的营养不良,中国医护工作者艰苦的生存环境,在后面做适当的调整和倾斜。对于所有中国人来说,不啻为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

通过这次疫情,如果能让中国公众培养起日常的公共卫生意识,养成勤洗手,戴口罩的习惯,那么整个中国在抵御未来可能出现的更严重的疫情和生化威胁时也能更加从容地应对。

通过这次疫情,如果能真正挖出几个蛀虫,重建公众对于政府机构和公益机构的信心,对于一方经济的发展来说,这个损失还是可以接受。

通过这次疫情,如果能让中国几十万“媒体人“和”新媒体人“明白自己读的书还是太少,那简直可以说是天佑我中华了。

作为一个普通人,在这个时间节点上,你我对这个社会,对这个国家所能做的最大的贡献,就是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吃几天闲饭,少去消耗宝贵的公共卫生资源。病毒不是武汉和湖北的标签。它是全社会的敌人。多干点有意义的事情,多为这个社会贡献点价值才是你我蝼蚁之辈应该做的。

最后,向所有奋战在抗战一线的中国公共卫生体系的医护工作者表达我最真诚的敬意。

你们辛苦了,谢谢!

人已赞赏
思维

抗疫新药将启动三期临床试验,病毒性肺炎为什么这么难治疗?

2020-2-3 17:05:32

思维

疫情之下,企业如何建立重大事件应急机制?

2020-2-6 17:24: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